8年禁赛裁决撤销 孙杨还能赶上东京奥运吗?

2020-12-25

  原标题:8年禁赛裁决撤销, 他还能赶上东京奥运吗?

 孙杨 孙杨
 孙杨始终没有放弃训练 孙杨始终没有放弃训练

  瑞士联邦最高法院24日发布新闻公报,宣布已于22日做出判决,支持中国游泳选手孙杨的诉请,即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一位相关仲裁员存在偏见而应对有关案件进行重审。

  瑞士联邦最高法院在公报中宣布,撤销此前针对孙杨的仲裁结果,国际体育仲裁法庭须在更改其仲裁员构成后对孙杨案再次仲裁。该公报同时指出,最高法院尚未公布其详细判决理由。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于2月28日宣布,孙杨未能遵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规定,破坏反兴奋剂取样,将被禁赛8年,但孙杨此前的比赛成绩依然有效。孙杨对此表示愤怒和不解,并坚持上诉至瑞士联邦最高法院。

    世界反兴奋剂联盟确认孙杨案将重审

  针对这一裁决,世界反兴奋剂联盟于早些时候发表官方声明,确认了他们起诉孙杨的案件将被重审。

  根据这份公开表态,世界反兴奋剂联盟表示,由于没有收到法院充分合理的裁决及依据,不会对此做出更多的评论。但在前文中他们依旧表达了此前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对自身的支持。“在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裁决中,世界反兴奋剂联盟显然在案件判决中占了上风,因为根据反兴奋剂条例,国际泳联最初的决定有许多方面都是不正确的。当此案返回由另一名主席坐镇的国际体育仲裁法庭重审之后,我们将采取措施来再次有力陈述我们的观点。”

  通过这份声明不难看出,世界反兴奋剂联盟对于这样的判决结果无疑是不接受的,该机构已经明确表示,他们将针对孙杨案件重审的决定,做好进一步阐明自身观点的准备。

  据悉,孙杨案件出现转机是因为律师团队在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提供的材料显示,发布孙杨禁令的三人小组主席曾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过涉嫌“辱华”的种族主义言论,因此可能影响到对孙杨判决的公正性。实际上在瑞士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中,对孙杨案件的内容并未作任何评论,只是对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小组主席提出了合理质疑。

    仲裁小组主席说过啥?与抨击虐狗言论有关

  据悉,在律师提供的证据中,指向了担任仲裁小组主席的意大利人弗朗科-弗拉蒂尼,他曾于近年多次发表对虐待动物行为不满的言论。孙杨律师指出,此人言语涉嫌种族歧视,很可能在判决孙杨案件时,带着偏见与不公,因而对其中立身份提出质疑。

  那么,弗拉蒂尼到底说了啥呢?作为意大利前任外交部长,弗拉蒂尼曾多次抨击个别人员虐待动物的行为,言辞激烈。

  2018年8月,弗拉蒂尼在社交媒体上说:“那些杀狗的野蛮残忍的中国人都应该永远下地狱……”

  2019年5月,弗拉蒂尼再次表示:“这张黄脸中国怪物一边笑,一边折磨一只小狗,该下地狱……”

  2019年6月,弗拉蒂尼称,一名疑似在虐狗的中国男子为“残忍的黄皮肤”。

  显然,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主审法官在对待孙杨案时,其公正性受到了质疑,才导致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推翻了此前的判决,发回国际体育仲裁法庭重新审理。对孙杨来说,案件发回重新审理之后,他必须抓住第二次机会,向仲裁法庭提交有力证据,迈过重审这一关,才能彻底翻身。

    观察

  翻案尚存挑战

  理论上可回国家队

  记者了解到,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对于孙杨一案重审的时间可能会安排在明年2月,届时孙杨会再度参与听证会。游泳世界杂志总编丹·德安东那就认为,“第二次庭审意味着可以减少而不是完全撤销八年禁令。”另一个可能的结果是——孙杨会因为禁赛错过东京奥运会,但有机会参加巴黎奥运会。

  从2月28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宣布对孙杨禁赛8年,到12月24日,瑞士联邦最高法院判决结果撤销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此前涉及孙杨的裁决,其间整整经过了300天。这300天里,孙杨所承受的心理压力是巨大的,但他依然在通过各种方式坚持——坚持上诉,坚持训练,如今他的坚持也得到了阶段性的成果。

  孙杨没有理由 逃避药检

  2019年11月,孙杨在参加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公开审理时,就曾还原过2018年的“暴力抗检”风波的真实经过。

  孙杨要求尿检官出示相关证件,结果发现尿检官没有任何兴奋剂检查资质,他立即致电主管领导和队医报告此事。请尿检官离开后,血检官对孙杨出示了护士证,于是他让血检官抽了血。但队医赶到后,发现血检官的证件也不符合兴奋剂检查资质要求。由于血检官具备兴奋剂检查资质才能采集血样,因此队医表示血检官之前采集的血样不能带走。

  孙杨澄清,所谓的“暴力抗检、砸碎血样”与事实不符。当时主检官告知血瓶可以留下,但血瓶外包装他们要带走,为此孙杨母亲找来小区保安将血瓶外包装“分离”,血瓶根本没有损坏。孙杨说,当晚自己不仅配合抽血,还提议可以等检查人员拿来有效证件,或者更换有资质的人员后再进行检查,但主检官拒绝了这一提议,检查最终未能完成。

  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那段时间,孙杨原本就已经接受过密度极高的药检——比如在事件前不久的雅加达亚运会上,6天的比赛时间里孙杨有5天都接受了药检,回到杭州之后第二天又接受了药检。因此对于孙杨来说,没有害怕和逃避药检的理由。

    理论上已能

  回国家队训练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禁赛结果出炉之时,孙杨所受到的打击是巨大的,几乎一夜没有合眼,整个人都是处于“懵”和“不真实”的状态。但在稳定下来之后,孙杨依然选择了坚持——除了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提出上诉之外,孙杨自己也在坚持训练,没有放弃自己的游泳生涯。

  不过在此番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撤销裁决之后,对于孙杨来说还并不意味着最终的胜利。理论上说,在禁赛8年裁决撤销后,孙杨目前已经恢复“自由身”,可以参与地方和国家队的正常训练。但是最终国际体育仲裁法庭重审的结果会如何,当下还难有定论。

  据此前统计,自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成立以来,类似情况的翻案比率极低,只有约为7%。据ESPN统计,平均下来每年在瑞士联邦最高法院只有1个类似上诉能够成功。而且也存在瑞士联邦最高法院上诉成功后,在发回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重审中依然失败的案例,比如阿根廷网球运动员奎勒莫·卡纳斯就在2007年遇到过这种情况。

  记者了解,在得到8年禁赛令后,孙杨团队中也加入了更为专业的法律人士,这对于孙杨的上诉和此后的重审工作无疑是一个利好。而对于重审的具体安排,还没有最终决定,需要继续走流程。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何鹏楠 裴晗 综合新华社、澎湃新闻、新闻晨报

  追问

  孙杨事件背后,

  到底是谁没有遵守规则?

  仲裁法庭认为孙杨2018年9月4日未完整配合兴奋剂检查,且未能就损坏样本容器并拒绝接受检测一事给出令人信服的说明,违反了国际泳联有关“妨碍反兴奋剂工作”的部分规定。事实上,国际泳联(FINA)授权的样本采集机构——国际兴奋剂检查管理公司(IDTM)对孙杨实施赛外检查时,派出的采检人员不能提供合法的兴奋剂检查官证件和护士执业证,也未经专业培训,已经违反了国际泳联反兴奋剂规则及相关国际标准。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也做出决定,明确说明:“IDTM在2018年9月4日执行的兴奋剂检查是无效的。”“孙杨没有违反国际泳联反兴奋剂规则第2.3条或2.5条规定。”IDTM执行的所谓的规则,实际是单方制定并强制运动员无条件接受的“霸王条款”。

  作为对世界顶级运动员的兴奋剂检查,应该是高度认真和严肃、严格、严谨的行为。检查涉及取血样、尿样等专业技术手段,也涉及运动员本身隐私与健康安全。在中国有众多专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很难理解IDTM为什么会这么不负责任随意派出没有检查资质的人员,甚至其中有一名是建筑工人,令人匪夷所思。涉及个人生物信息的血样标本,如果轻易交给没有明确授权文件和资质不明的人,对运动员来说也非常不安全。孙杨公布的一份视频中显示,药检人员均自愿在违规药检的声明中签字,并且表示不带走检测样品。孙杨未出现任何暴力行为,绝非一些媒体故意歪曲的“暴力抗检”。

  反兴奋剂是全世界的共识,运动员的合法权益必须得到维护也是共识。对于一名运动员来说,运动生命宝贵短暂,个人声誉十分重要。一些机构不能为了维护自己存在漏洞的规则,而牺牲运动员的合法权益。IDTM使用自己制定的规则,随意对运动员进行检查,在看似合理的规则程序下,实际上是滥用权力,是对运动员个人合法权利的漠视,不排除其为了某些目的进行别有企图的“格外关照”。

  人类在发展体育的过程中,孕育了内化为人们心中信念的体育精神,追求更高、更快、更强,强调拼搏与团结、和平与公平、关爱与尊重等等。反对和禁止在体育运动中使用兴奋剂,根本意义是为了保护体育运动参加者的身心健康,维护体育竞赛的公平竞争。“拿干净金牌”、打造“干净国家队”,是中国体育管理部门的严格要求,也是中国体育运动员的底线标准。同样,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体育组织、兴奋剂检查代理机构也应以此为鉴,改进、完善规则,严格执行包括兴奋剂检查人员资证要求在内的各项规则,严谨认真地开展与运动员切身利益密切相关的兴奋剂检查工作,维护反兴奋剂国际共识,保护运动员合法权益,真正体现人类共同的体育精神。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责任编辑:张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