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徐汇滨江沿江景观道经常发生船只碰撞?

2021-04-19

衣羊船长做一个航海科普。先打开如下链接,了解徐汇滨江大道被撞的新闻。

http://www.hyqfocus.com/m/news_detail_share.jsp?id=41420

上海黄浦江是受到天文潮汐影响的航道。在浦东江边祖祖辈辈生活的农村老人的记忆中,有很多农业生产所用的农谚。他们对黄浦江涨落潮知晓的了如指掌,老辈人也传授给我了。

但我小时候不是用来安排农事,而是为了掌握涨落潮时间,到黄浦江滩涂上捞鱼摸蟹。

农谚是以农历为准的,也是看月亮的盈亏引起的大致估计的。我记得黄浦江大潮汛的农谚是“初三潮十八水”。意思是在农历初三或十八,一般都是大潮汛,在黄浦江后滩龙华嘴那里,涨潮是在正午(12点)后,涨潮时江心水流湍急,因黄浦江涨潮很快,在江边滩涂抽身慢的话马上没入潮水中,很危险。

小潮汛的农谚为“初八廿三,早夜爬滩”,意思是月亮在初八、廿三时潮汐涨潮时间是在早晨6点,或傍晚之后,也就是在18点左右。

根据上海港的潮汐表,黄浦江是半日潮,一天两次涨落潮。涨落潮的时间黄浦江上游早于下游,也就是吴淞口涨潮早,龙华嘴要晚半小时之多,这就是黄浦江的潮汐基本规律。

所以,从吴淞口进来的江轮、海轮都有趁涨水顺流进江的习惯,一来船速快,二来顺流可减轻主机负荷,节约燃油,但顺流操纵大船比逆流困难。在涨潮时分,吴淞口江面总是百舸争流,车水马龙,江轮你追我赶,海轮只能控制8节速度进江。

由于顺流进江,根据流体力学,除了螺旋桨排出流作用在舵叶上产生转船力矩外,船在黄浦江狭窄航道顺流航行时,舵效要小于顶流航行,航向把定比较困难,极易产生偏离潮汐流中心线,在直线航道上问题不大,但在弯道上偏离主流向后就会产生后果了!

在河道弯段,不论涨落潮,水流的流向都向凹岸一边冲压,近凹岸边水深且流速大,凸岸边水浅但流速小,凸岸下游还存在回流。

因此,船长都根据涨落潮的环境和操控经验采取不同的过湾操作。

当顺流过弯时,过于靠近凹岸航行,就会产生侧(岸)壁效应,船首被排开,船尾被吸拢,使船产生转首或横越航道。苏伊士运河中“长赐”轮搁浅就是这种情况。

船太靠近凸岸,则船首会受到弯嘴回流的作用而向凸岸偏转,船尾受顺流流压,使船冲向凸岸。

当顶流过弯时,若用舵太迟或过早把定,就会使船身与流向出现夾角而形成转船力矩,使船首偏转冲向凸岸。

好了,现在就讲船撞徐汇滨江的事故。

根据16日晚22点潮流(农历初五)已处于退潮时分,船属于顶流航行状态,舵效较好。

此船是海船,从舟山来黄浦江从吴淞口向闵行方向航行。

在卢浦大桥过后,那段江面正好开始向龙华嘴向左过弯。该状况就是顶流过湾,黄浦江通行规则,船是在黄浦江右侧航行,根据报道似乎该船太靠近滨江凹岸航行,没有在逆流中心航行,导致左船首受强流压,船被推向凹岸。

由于船长或驾驶员过湾的后续措施末跟上,就产生船首垂直“撞墙”了。

接着船退出后,又遭水流流压,将船再一次“撞墙”了!

也就是说,第二次是第一次撞墙后,船长或驾驶员没考虑岸壁水流,慌乱退出而导致的“次生碰撞事故”。

基于徐汇滨江弯道环境特点,此江面上船舶操纵必须十分谨慎,否则就会频发撞墙事故。

黄浦江徐汇滨江大道江面弯道是自然走向,不能改变的。

发生事故主要原因是船长在弯道操纵的技术问题。

另外,海事局应该在黄浦江各弯道处设置虚拟的AIS浮筒,以便船长可以通过雷达识别,将船舶控制在流向中心,顺其流向转弯,就不会出现撞墙了。

另外,由于黄浦江两岸背景光太强了,船长在驾驶台处于光污染环境中,导致船长识别物标产生误差和误判!

当然,由于目前海员、船员职业受到市场经济冲击后,大部分民众看不起水上船舶海员,即便海员是建设海洋强国主要人力资源,高级海员有相对较好的待遇,但海员职业要离开社会,孤独在船工作,我们的民众不太尊重海员,甚至歧视海员职业,缺失航海文化,优秀的海事院校毕业生不想上船。再则,那些不良中介参合盘剥海员,海员也没有经常航海知识培训和更新,社会上招聘的海员都是通过书面考试获取船长证书或驾驶员证书,真正实操船舶经验不足,技能低下,于是撞墙事故在复杂航道上频发了。

但愿所有过黄浦江弯道的船长、驾驶员们多锻炼操船技能,不要再发生与滨江大道“接吻”的亲密关系了。

以上是衣羊船长拍脑袋分析,仅供大家参考。